山 雨 欲 临

Trump在美国初选的崛起令共和党核心阶层哭笑不得。

美国今年大选。初选开始以来,雷闻迭出,是最有看头的一年。 若撇开雷闻所显的种种恶兆不谈,可以说是好戏一场接一场。

我不住美国,隔岸观火,是凶是吉都烧不到我身上,为此看得特别有滋有味儿。哈哈。(Talk about guilty pleasure😋😋)。

今年最重磅的一条新闻线是: 路人甲窜红 — Trump大叔出奇制胜

先从共和党初选说起。

美国每一届总统大选之前都有初选。初选是各党派内部选一名党代表*,到大选时,各党党代表角逐总统一职。

初选前是各党内部成员报名争当党代表。然后各党各自在各州进行投票活动,由党民投选自己喜欢的党代表。

各州的初选投票日子不同。一般在1-6月进行。这就是初选期。

初选期结束后,各候选人把从各州得来的选票累加,得票超过总额大半者,就能当上党代表啦。

共和党今年有特别多的人想争当党代表。报名的就有17个。初选开始后,正儿八经地宣传造势的都有11个。

林子大了,什么奇葩鸟都有。好戏就这样来了。

初选锣鼓响起一刻,雷人的战况就一浪接一浪。而浪头牵得最高的竟是 “政坛新手” Donald Trump, 一个从未在政坛混过一天的地产买卖人。

此为何许人也?

Trump在去年10月28日共和党的辩论会上 — 资料来源

Donald Trump(尊容见右图)在美国是一位家喻户晓的活笑柄,媒体取笑的指定靶子。他喜欢出名,尤喜全民都知道他是个百万富翁; 喜乞眼球,爱卖瓜,以被大众广道其私隐为荣; 嘴不设把门的,心不含羞;多数人对 “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避之则吉,他却甘之如饴。就这种。

如此极品奇相,以至其 “先天IQ平平、后天品味甚缺” 这一点都没人追究了。

11位参选党代表的候选人当中,他是包干盛产笑料的。

初选以来,Trump 大叔的一言一行亦证明其 “笑柄” 实至名归。且不论其言词常常暴露自己胸无点墨、政见贫乏,这些都是预料之中的。连睇相佬都跌眼镜的是,他竟然觉得有必要在全国直播的辩论会上实时向全世界宣布: 他老人家之 “男人之傲” 的大小规格是完全没问题嘀。

Trump大叔对 “选民知情权” 的理解就这档次。

凭这德性,当初他怎么居然能混进共和党,被接受报名竞选党代表的呢?

这就是雷人有雷运了。

美国共和党近两届大选霉运连连,都败给了民主党。今年,共和党决意翻身雪耻,从两方面改变运程。

一是壮大党民队伍。除了保守派、福音教教民等惯例拥趸,也得巴结巴结其他族裔,如西班牙、亚洲、新移民等。

二是慎重挑选候选人。送去参选总统的党代表,得是个真有机会赢的家伙才行。

去年10/11月左右,Trump大叔就向共和党申请,说要代表伟大的共和党去参选总统,并且说,如果党不批准,他就另开炉灶,以独立人身份参加大选。

共和党一听吓坏了。一方面他们根本不削与Trump叔为伍。就他那样的quali,去肉菜市场吆喝几声卖几只螃蟹还行。 竞选总统? 他这崇高理想也不止一次被围观笑话了(经典之一见“2011年白宫记者晚宴”12:00–14:40一节)。让他做代表,赢不了大选之余还玷污党的英名。

但如果不答应他呢,也是个问题: 他真要另辟路径,自个儿参加大选去了,不但会拉走一部分共和党拥趸,还会削弱党向潜在选民的投去的殷勤。今年可是最最需要激增党民数目的耶。

思前想后,共和党赌本一掷,同意Trump叔披挂上阵,同时把注押在他赢不了足够出线票数上面。同时,加了一项报名条件:他得签约承诺,如果出线不成,做不了党代表,也保证不自个儿跑去以独立人士身份参加大选。

共和党这一招是忍一时之气,免百日之忧啊。在当时看来还算是上策的。

结果呢,人算不如天算,共和党还是押错注了。全盘皆输。

到今天为止(4月8日), Trump叔不但没死,反而成了迄今得票最高者,已手持743票,还差494票就赢得大半份额而出线,将顺理获党代表资格。票数排他后面的,即第二名(Ted Cruz),持517票,还差一大截。更有利的是,民调显示,在接下来的其他将要举行初选的州内,Trump同样吉星高照。

大伙儿会问,为嘛共和党对Trump叔的崛起如此大忌大讳呀?

因为初选得胜只代表受到党内选民爱戴而已,是否在大选时也得到全国选民的拥护是另一回事。

现在不是各党的初选期嘛。能参加投票的都是各党内部选民而已。Trump目前是内部党民的香饽饽,到了年底大选,面对全国选民的时候就不一定是这回事儿了。他那愚昧惭形必然会吓跑很多有知识的选民,根本不会有戏。近期一民调显示,美国民主党的两个可能竞选人(希拉里及Bernie Sanders)都能在大选击败Trump。亦有调查显示,在全国选民当中,Trump大叔的民望更是前所未有之低。

问鼎白宫无门还不是共和党最担心的。流失两院(上议院和下议院)议席才是最头疼的。美国总统大选的同时,两院大部分的议席也同时重选。在美国,两院是通过新法或阻止新法的重镇。哪个党占多数议席,哪个党就可以更有力地左右一条新法的生死。可以说,两院的议席数目是党的命根子。

因此你想想,共和党会愿意让这么个獐头鼠目的人来做招牌,把全国选民都吓跑,入不了白宫,还把两院的议席给赔了? 这和炸弹自爆没两样啊。

正因如此,共和党尝试过救亡运动。做过什么呢? 上一届党代表Mitt Romney在一大会上全面公开质疑Trump做总统的资格、保守报张社论编辑联名列出一系列Trump没能力当总统的理由、 共和党国家安全班子的成员撰写一公开信,正面驳斥Trump的多项国家安全方面的观点等等。

到目前为止,这些似乎都没翻得起一丝涟漪。Trump旗依然到处飘扬。

So what’s next?

共和党核心层已摆开下一个阵势,准备在7月的全国选举大会上抛出金刚伏魔圈,把Trump叔拉将出局。而Trump呢,已三番四次警告,如果他凑够票数也被剥夺提名的话,乡亲们等着迎接暴乱好了。

It’s not going to be pretty.

(*美国人称之为 “party nominee”,即受该党提名后代表党竞逐总统一职者)

Sue雪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Gather my wisdom while gathering my knowledge.

返回网志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