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ump Fix

美国国会的两党僵持局面持续多年,立法效率极低,令主流政制在选民的心目中的地位每况愈下。同时,选民分歧两极化不仅对此僵局于事无补,更使投票的方向趋向极端的候选人。

本周,美国总统初选形势豁然明朗。两党分别领先的候选人在东北五个州再获全胜(bar Hillary’s 2nd place in Rhode Island)。

草包英雄Donald Trump成为共和党的提名人胜券在握。共和党的核心层能扭转这个结果的机会微乎其微。

好友问我: 可否谈谈为何 Trump 大叔能如此势如破竹?

哈哈,好多喜欢围观美国政治的“好事者”也琢磨过这个问题呢😏😏。

Trump 的崛起确实引来许多大张小报/社媒网志的研究。何故? 因为年初初选开锣后,城中大大小小看相摇卦的,都给 Trump 大叔掐过时辰八字,都说他是跳两跳就没戏的了。 孰料他老人家身手敏捷,三跳龙门,一跃占据鳌头,而且是一路不停地以骂党、骂街、骂遍全世界来吸引票民的。对此象惊讶之余,人人都想探个究竟。

多数社评认为: 面对根深蒂固的政治核心阶层,选民已完全失去信心。面对核心派支持的候选人,选民多持抗拒心理。相比之下,Trump 没在政坛混过,不依赖财团/金主扶持,背后没有说客讨利,罕见之余还带娱乐性,吸引力自然就大了。 他作风挑畔,所到之处没有不热闹的。哄闹喧哗能掩人耳目。大家只顾看热闹,参选人的执政能力与否、品性优劣等问题也就没人过问了。

但这只解释了Trump粉空前的部分原因,没能解释全部。它解释了选民为什么投奔Trump营, 但没能解释选民为什么要找地方投奔,他们是在逃离一种什么性质的境况,这种境况的起源是什么。

为什么值得根究这境况的起源?

一,Trump不受党内核心阶层的支持,但党民们却蜂拥一致投他票,颇与“党中央”违愿。

二,Trump大叔横看竖看倒着看都不是钻石级领袖人物的料子,但党民们还是死心塌地跟从他,颇属叛逆之举。两者都令人不禁揣摩,选民的行为不仅仅与Trump有关,而且与党核心阶层也大大有关,而且是“大大不满”地有关。

同时,对政治核心阶层不满的高涨情绪也不限于共和党选民。民主党候选人Bernie Sanders也是一位“非党中央”的人, 他的以“社会主义民主”做标杆的竞选活动之所以能持续到现在,也是因为吸引了无数怨气冲天的选民。

可以说,美国人民对政治核心阶层的不满情绪不止深,而且广。

但凡大势群情,都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那么,这“冰冻”是多少个世纪以前、从哪座花果山跑出来的呢?

有很长一段时间,围观美国政治的观察家都在研究美国政制环境中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 政见两极分化(political polarization)。

分化有多严重? 后果是什么?

美国政制只有两大派别: 自由派(民主党/左派)和保守派(共和党/右派)。2014年,Pew Research公布了一份调查,研究的时长是20年(1994-2014)。访问的一万名国民当中:

  • 自始至终只拥护一个党的,而且是铁定不移的人数从10%增至21%
  • 彻底鄙视左派的右派从17%增至43%; 彻底鄙视右派的左派从16%增至38%
  • 左右两派不仅彻底相互鄙视,更把对方视为是对国家的威胁
  • 持不左不右观点的人数从49%降至39%
  • 即使是“不左不右”的人群, 对移民、枪管、医保等政策问题一样会抱持极左/极右的观点
1994年、2004年、2014年持两党(蓝、红)政见人士的分布,20年当中明显趋向两极分化 — 来源:Political Polarization in the American Public

美国不设强制投票,民众可以参与投票,也可以不参与投票。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的选民投票率是非常低的。 2014年的中期选举,合资格选民中只有36.6%参加了投票,是72年来的最低点

“混杂倾向”的人群不参与投票的话,剩下就是观点极端的两群人在投票了。结果就是,拉票的政客只需讨好极端之一的人群就行,反正只有他们会去投票。被讨好的极端人群于是愈加仗势,偏见就愈加极端。 “人工流产”之所以成为美国政治选举活动中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大是大非”问题,就是因为右派极端人群一大部分是福音教教徒,投票积极分子,脑袋长期发高烧的,唯一的政治信念就是“人工流产等于谋杀”。 你想竞选当官? 抓好“人工流产”问题,坚持反对“人工流产”,你也就捉住一大拨票了。 这能鼓励几个官儿去费脑子搞什么惠民政策不政策?

美国另一个倒运的环境是两党制。竞选上台的来来去去就两个党。 造成的局面就是, 你可以通过主张惠民政策来赢取多半票数,也可以只通过骂街,把对手党派骂臭几条街,让对手吸引不了选民,你的票数自然就能比他/她多了。一样能上台。

结果就是,从竞选到立法、到施政等每一个政治环节,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支持; 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反对 这种心态到处泛滥成灾。

倒霉的就是人民了。就跟夫妻吵架一样,孩子烦不胜烦。

美国国会 —- 美国的立法机构 —- 两党你死我活的对峙已旷日持久,你的提案我必反,我的提案你必杀,法案研讨/制定的效率如愚公移山,步履艰难。美国国会下议院的上一届的议长John Boehner(共和党)在2013年扬言:“We should not be judged on how many new laws we create. We ought to be judged on how many laws we repeal.” (“我党的政绩不该以通过了多少新法来衡量。我党的政绩应该以推翻了多少条法例来衡量”)。很极端啊,你也许会想。呵呵。不算啦。John Boehner在共和党中算是温和/中间派了。他于2011年出任议长之后一直受Tea Party(茶党)极右一派的打压,终于在去年(2015)10月辞职。

美国的国会僵持(“Congressional gridlock”)的严重程度从50年代至2014年翻了一倍。 2011-2012一届的会议上,没得到通过的重大议案达71%

“国会僵持”酿造的一定就是政府办事无力了。你只要看看美国枪支管制的立法遇到的千难万阻就明白了。尽管天天有人开枪,月月有人死亡,全国67%的人都支持加强枪管(2016年),但面对冤大头一样的国会,能飞天的总统也颁不出什么有力的枪管措施。

长久如此,冰冻三尺的民怨也就越结越深了。(咳咳。还是咱们澳洲牌的民主好啊。强制人人投票。不许坐山观虎斗。要观就去观美国佬嘀🤣🤣 )

很多Trump拥趸的确就是怀着“起义”一样的动机加入他的队伍的。

总结来说,最突出的Trump拥趸有两拨:

一拨是文化程度一般的工人阶级(传统共和党选民之一)。

美国近年工厂大量往海外转移,新生企业多为高科技一类,工厂这群人失业后重返劳力市场时,竞争能力非常低。他们听着Trump叔叔用小学四年级程度的语言,把大伙儿的痛苦归结为“都是非法移民的错”:乡亲们,大家只要到墨西哥边界搭一堵墙,就面包又会有,牛奶又会有啦。 大伙儿一听,顿觉健脾开胃。

Trump叔叔这种取之不尽的精神安慰,可谓“Trump fix”, no less。

另一拨是看中Trump叔叔潜在的毁灭性的。

这一类这一类选民,都是对共和党的核心阶层痛心疾首的。 Trump大叔头脑简单,胸无城府,不按规则办事,心浮气躁,视全世界都是losers, 就他最能坑爹。目无大局,能24/7瞽言诳语, 整块儿自爆炸弹的好料子。 Pete Calautti,一位32岁的博士生研究生,其详尽的“Trump粉自述”提到,支持Trump叔叔的原因是“… … is that of Trump as a weapon. I am more motivated to vote for him as punishment against the GOP establishment than anything else.”(… …把他作为武器。惩罚共和党的核心层比任何东西都更能给我动力)。

无疑,这也是“Trump fix”, big time.

Sue雪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Gather my wisdom while gathering my knowledge.

返回网志目录